相关栏目

韩巧红律师——违法分包、转包人的连带责任

日期:2015-12-17 11:34

案情简介
原告:袁某
被告1:A公司
被告2:B公司
被告3:陈某
       
       2010年,句容某建设公司将某安置小区桩基、土建、安装工程交由A公司施工,A公司又转包给了B公司(无建筑施工企业资质),B公司又将该项目以内部承包方式分包给陈某。原告袁某为陈某承包的其中三幢楼提供瓦工劳务。2012年11月9日,被告陈某给原告出具欠条一份,言明欠原告人工工资81万元。截至2014年1月27日,被告B公司分几次给付了其中61万元,仍欠20万元未给付。原告多次索要无果后,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诉请:被告3立即给付欠款20万元,并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承担自2012年11月9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逾期付款利息;被告1、被告2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1、被告2答辩:原告与被告1、2之间无直接的法律关系,对原告主张81万工程款系因承包涉案工程的三幢楼的瓦工劳务而产生不予认可,且被告1、2已经结清与陈某的全部工程款。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3答辩:确实曾将涉案工程的三幢楼分包给原告,现原告主张的20万元系承包上述工程的工程款,对尚欠原告20万元无异议,且被告2并未与被告3结清所有工程款。

        争议焦点:被告1、2对原告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院判决: A公司将其承包的建设工程转包给无建筑企业资质的B公司, B公司又将转包来的工程分包给不具备资质的个人陈某,A、B公司之间、B公司与陈某之间的转包、分包合同均为无效合同。建设工程已经竣工验收,袁某作为实际施工人主张工程款应予支持,判决支持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律师评析:
        本案判决违法分包人、转包人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是对合同相对性原则的突破。
从法理来看,合同相对性原则反映了意思自治、合同自由的司法原则,是当事人自由意志在合同效力方面的体现。但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合同相对性原则已不能涵盖合同法的全部,也越来越不能满足人们追求社会实质正义、保护弱者利益的需求。从立法及司法实践来看,目前我国对合同相对性突破的情形主要有为第三人设定利益的合同、合同债的保全制度、第三人承担义务的合同等。为第三人设定利益合同的出现是合同相对性原则例外最早出现的情形,最典型的为第三人设定利益的合同就是保险合同,关于受益人的法律规定就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债权人的代位求偿权,承租人在租赁关系存续期间,即使所有权人将租赁物让与他人但租赁合同仍需继续履行的租赁物使用权,这些法律规定都是对合同相对性原则的突破。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作为一种特殊的合同,往往因为参与主体众多、各方当事人法律地位不平等、权利义务相互交叉而使法律关系显得尤为复杂。法院审理的建设工程案件中存在大量承包人将工程非法转包,向实际施工人收取一定的管理费后,怠于与发包人进行工程结算,或者已经结算,却一直拖欠下手承包人支付工程款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6条规定 “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该司法解释从程序上作出规定的目的即确保实际施工人可以向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主张实体权利。江苏省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3条规定“建设工程因转包、违法分包导致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实际施工人要求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和发包人对工程欠款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法院支持原告全部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维护了社会公平正义和法律的尊严,是对社会弱势群体的保护,也是对被告违法行为的制裁。
 

高朋概况 | 组织机构 | 高朋文化 | 高朋荣誉 | 联系方式 |
 
QQ在线咨询
扬州律师咨询热线
0514-82987180
泰州律师咨询热线
0523-80986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