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栏目

顾增平律师——债务承担不能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和债权的相对性

日期:2016-02-22 11:04

债务承担不能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和债权的相对性
----施工单位要求第三人承担连带责任被驳回


【案情简介】
        2010年9月4日,某开发区管委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与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A房产公司)签订了《某建设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约定双方合作开发某集体搬迁安置小区项目,管委会负责将部分土地以招拍挂方式分三批办置到A房产公司名下,土地性质为商住用地,以出让土地应得的政府收益和各项规费及税收抵付A房产公司建设安置小区的工程款。该项目在未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的情况下,由A房产公司就安置小区工程建设事项进行招投标程序,确定某建筑公司(以下简称A建筑公司)作为该工程的中标人。2010年12月22日,A建筑公司与A房产公司签订了《施工总承包合同》,合同对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进行了约定。该工程于2011年1月5日开工,待A建筑公司将两栋住宅楼及商业方砌筑至付款节点并要求A房产公司付款时,A房产公司项目部人员于2011年5月29日全部失踪,A房产公司总部也已人去楼空;该工程于2011年6月5日全面停工;停工后,管委会委托某造价事务所对已完成建筑工程进行了造价评估,该造价事务所于2011年12月21日作出《工程进度结算核定报告》,报告确认A建筑公司已完成建筑工程的造价为3883306元。
        2011年10月25日,管委会与某投资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投资公司)就该工程的复工建设签订了《合作协议书》,约定投资公司投资建设该工程,并承担解决一期安置房项目施工实际发生在造价内的前期费用与实际拖欠工程款所发生的事宜。投资公司负责在当地注册成立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B房产公司),负责合作协议书内项目的具体运作及融资工作。2012年4月11日,投资公司与某建筑公司(以下简称B建筑公司)形成了继续施工的补充协议,2012年4月27日,该工程正式复工;之后不久,该工程又再次停工。A建筑公司与管委会多次协商工程款支付及索赔事宜,但未能达成一致。2014年4月24日,A建筑公司将管委会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管委会支付工程款5148510.43元、停工损失费280000元及违约金500000元。2014年11月12日,A建筑公司追加投资公司和B房产公司为共同被告,认为投资公司、B房产公司未与其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擅自在涉案工程基础上继续进行建设,侵犯其合法权益,同时投资公司与管委会的合作协议中约定投资公司承担前期工程款,故请求判令投资公司、B房产公司与管委会承担连带责任。

【争议焦点】
一、A建筑公司与A房产公司签订了《施工总承包合同》的效力;
二、该工程的工程造价如何确定;
三、该工程价款的付款义务主体如何确定;
四、本案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审理结果】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1、该工程未取得政府主管部门颁发的土地及建设工程规划许可手续,根据有关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该合同为无效合同;2、鉴于原被告均认可某造价事务所的审计结论,且该部分造价实为原告履行无效合同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赔,因此法院予以确认。对于原告主张的变更增加的工程价款,因原告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该部分变更增加的工程量未包含在审计范围内,因此不予支持;3、管委会虽未直接以其名义将工程发包给A建筑公司,但其基于与A房产公司的合作关系实际参与了项目的建设管理,构成了利益与风险的共同体,根据权利与义务对等原则,管委会与A房产公司负有对A建筑公司支付工程价款的义务;投资公司与管委会合作协议中约定承担前期工程建设所产生的债务责任,该约定系另一法律关系,管委会将前期开发建设所产生的债务未经债权人同意单方面转移给投资公司,仅在该协议的双方当事人之间产生约束力,故投资公司、B房产公司与A建筑公司没有直接的权利义务关系,不应当承担付款责任;4、由于涉案合同为无效合同,双方违约责任的相关约定已失去合同基础,对于该主张法院不予支持。法院最终判决管委会向A建筑公司支付工程款3883306.98元,同时驳回A建筑公司对投资公司、B房产公司的诉讼请求。

【律师评析】
        本案中,我们接受委托作为投资公司及B房产公司的代理人参加诉讼,A建筑公司要求我方当事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主要理由为:1、投资公司、B房产公司在其未完工程上继续施工,侵犯了其合法权益;2、管委会与投资公司就该工程的复工建设于2011年10月25日签订的《合作协议书》中约定“承担解决一期安置房项目施工实际发生在造价内的前期费用与实际拖欠工程款所发生的事宜(以下简称该约定)”。对此,我们认为:
一、投资公司、B房产公司系在管委会与A房产公司终止合作关系后,与管委会达成合作协议,并介入该项目的建设,故不存在侵犯原告合法权益的行为。
    二、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和债权的相对性,投资公司与管委会合作协议中约定的债务承担,仅在合同当事人之间产生法律约束力,原告基于投资公司与管委会的合作协议主张权利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三、原告所主张的债务承担,必须符合相关构成要件即形成债务转移,方能成为其直接主张权利的依据。
    所谓债务承担,是指在不改变合同的前提下,债权人、债务人通过与第三人订立转让债务的协议,将债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承担的法律现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规定:“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这是目前我国法律关于债务承担的最明确之规定。
        按照承担后债务人是否免责为标准,可分为免责的债务承担和并存的债务承担。其中免责的债务承担是指第三人代原债务人的地位而承担全部合同债务,使债务人脱离合同关系的债务承担方式。并存的债务承担是指债务人并不脱离合同关系,而由第三人加入到合同关系当中,与债务人共同承担合同义务的债务承担方式。
债务承担的生效,必须具备以下四个要件:1、须存在有效的债务;2、被转移的债务应具有可转移性;3、第三人须与债权人或者债务人就债务的移转达成合意;4.债务承担须经债权人同意。这与合同的相对性和债权的相对性原理是一致的,否则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将会无限制突破合同的相对性。
最终法院判决也支持了笔者的观点,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高朋概况 | 组织机构 | 高朋文化 | 高朋荣誉 | 联系方式 |
 
QQ在线咨询
扬州律师咨询热线
0514-82987180
泰州律师咨询热线
0523-80986001